瞿独伊:在革命中成长,为民族死也光荣

    由于身体原因,6月29日获颁“七一勋章”那天,瞿独伊并没有到现场。她的女儿李晓云代她出席了颁授仪式。一回到家,女儿便为她戴上了勋章。

    这个与中国共产党同龄的百岁老人,生于革命、长于革命,她的生命跟历史亲密地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1949年10月1日,毛泽东同志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布:“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!”观礼台上,瞿独伊正为应邀来华的苏联文化文艺代表团做翻译。看着五星红旗伴着国歌升起,她沉浸在无以言表的激动里。开国大典进行中,时任新华社社长的廖承志匆匆赶来,通知她去广播台用俄语播报。作为俄语播音员,瞿独伊向全世界播出了毛泽东的讲话。

    瞿独伊回忆,这是她“永远的骄傲”。

    她的革命生涯,从7岁就开始了。1928年,父亲瞿秋白和母亲杨之华一起在莫斯科参加中共六大。秘密过境时,瞿独伊在妈妈的引导下对其他叔叔叫爸爸,成功掩护了好几个中共代表。如今,她是中共六大唯一健在的见证者。

    两年后,瞿秋白夫妇奉命回国工作,不得已将瞿独伊留在了异乡。1935年夏天,她通过报纸才得知父亲瞿秋白已英勇就义。那时,年仅14岁的她痛哭到晕倒。

    “儒雅的书生和壮烈的革命者,哪一个是我的父亲?”很多年后,这个问题依旧萦绕在瞿独伊的心间。对自己疼爱有加的“好爸爸”为了革命离开了,但他为党、为民族牺牲的精神,一直影响着她。

    1941年,德军入侵苏联。在莫斯科,为了防止德军轰炸机在房顶投放的炸弹爆炸,20岁的瞿独伊和同伴站在房顶上等着,一旦炸弹落下便飞奔过去,用铁夹夹起扔到楼下。后来,俄罗斯总统普京先后授予她卫国战争胜利70年、75年勋章。

    不久后,瞿独伊随母回国,被新疆军阀盛世才扣押囚禁。当时,她“住在一个阴暗潮湿的破庙里,馒头是被有意掺了沙子的,吃的菜没有油,每天两餐清水白菜汤”。

    在监狱的4年里,她旁听共产党的组织生活,目睹身边人的牺牲,自己也被国民党拷问了两次。“你还是拥护共产党替他们辩护吗?你现在需要考虑的是生死两条路!”面对敌人的威胁,瞿独伊毫不退缩:“我已谈过,共产党是为国家民族利益而奋斗的,我就是为民族独立、民权自由、民生幸福而奋斗,死了也是光荣的。”

    1946年,中共中央把她们救出来送到延安。出狱后,她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    1950年,瞿独伊再次远赴苏联。而这次启程,是承担着对党和国家的责任,去筹建新华社莫斯科分社。那时资源短缺,瞿独伊和丈夫李何扛起重任,身兼数职,要采访、发稿、翻译、打字,甚至还要做会计、采购、做饭等,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。其间,他们多次担任周恩来总理和中国访苏代表团的翻译。体谅到国家刚开始经济建设面临的困难,两人主动提出降薪,在国外发表文章所得的稿费,大多都作为党费上交。他们既没有通讯员,也没有车子。“中国正需厉行节约,所以自己工作能省一点就省一点。”瞿独伊说。

    1957年,当他们回国时,新华社俄罗斯分社已初具规模。在中国农业科学院工作数年后,瞿独伊又回到了新华社,在国际部俄文组从事翻译和编辑工作,直到1982年离休。

    年事已高,瞿独伊的一些记忆逐渐模糊,但唱起俄语版《国际歌》时,她的眼里依旧闪着光。由父亲瞿秋白翻译的这首歌,激励了无数革命者前赴后继。而瞿秋白自己,也正是唱着这首歌从容不迫地走向刑场。被问到爸爸妈妈教给自己最多的是什么时,瞿独伊不假思索地答道:“爱祖国。”

实习生 陈慧琦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胡宁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1年08月03日 11 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