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暖郑州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21日电 河南郑州的极端强降雨天气受到全国关注。

  严重内涝、交通瘫痪、乘客被困、断网断电……有关郑州的任何消息都牵动着每一个人的心。

  全国都在关注郑州,那么,这座1200多万人口的城市到底经历了什么?

  过去十几个小时里,我们采访了身处郑州的亲历者,他们或彻夜被困,或危难相助,或逆行前往……在断断续续的网络和电话信号中,我们记录了他们的“暴雨故事”。

惊险

  回家一路,都是陌生人的相互搀扶”

  小辉(化名),29岁,建筑师:

  从单位出来,水已经没过膝盖,电动车东倒西歪,旁边店铺的老板冒雨帮我把车抬上了三层台阶,放在了他家的雨棚下。

  走了100米遇见第一个路口,亲眼见到一个过马路的女孩被水冲走了,又被两个勇士捞了回来;我和一个目的地相近的陌生姑娘互相搀扶着往前趟,看着前面已经淹过车顶的水和拍打起的大浪花,我知道一时半会回不去了。

7月20日,河南出现持续性强降水天气,导致部分街道积水严重。中新社记者 韩章云 摄
7月20日,河南出现持续性强降水天气,导致部分街道积水严重。中新社记者 韩章云 摄

  等了20分钟左右,看到有消防员到了,我们意外又惊喜!听旁边人说,是来救“河”对面抱着树的大哥的,他困在淹过顶的车旁边好久了。

  消防员拉好了绳子,此时我全身湿透、两只脚开始抽筋,左膝盖隐隐作痛,想着等人救是不可能了,跟消防员商量后,我们决定拉着绳子一点一点往对岸挪……

  好不容易走到下一个路口,水太急了,我们又偶遇了接孩子的大哥,五六个人互相拉着,喊着,挪着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我身高一米七多,这一路水最深时淹到了胸口,快到同行姑娘的肩膀上边了。

  到嵩山路口,要跟接孩子的大哥分开了,看我们实在不行,大哥说我给你们送到路对面,交警看我们过着吃力,直接从对面过来接……终于,我平安到家了。

  20多年,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危及生命的害怕,也发自内心感动来自陌生人的帮助,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。

  “出事的5号线地铁,在我那趟车后面”

  焦雅洁,28岁,公司职员:

  昨天(20日)出事儿的地铁就是我后边的车。

  下午快五点的时候,我们公司让提前走,说公司要停电。我要从金水东路到市中心医院,正好要坐五号线。

7月20日,郑州地铁内排队的乘客。 来源:受访者供图。
7月20日,郑州地铁站内排队的乘客。 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雨大,地铁人多,刚过海滩寺站没多久车停了,随即车厢里的灯暗了,空调、排风系统都停了,拥挤的车厢里,人们呼吸困难。

  幸运的是,十几分钟我们的车重新出发了,后面的车却灌进了水,没有开出来。

  晚上看到5号线的新闻,我真是后怕,甚至对坐地铁都有了心理阴影。暴雨一直没停,我家现在有电,但停了水,我们楼下小商店依然在营业,但是矿泉水都不好买到。

  我们这儿地势高,积水不严重,但路面有部分塌陷。雨还在下,今天我没有去上班。

被困

  “因为一个插座,火车站厕所门口排起长队”

  凯熙(化名),26岁,公司职员:

  20日14时56分,我结束在天津的培训返回郑州,我们一行12人踏上返回郑州的高铁,那时谁都没想到雨会给我们带来这么多麻烦。

7月20日晚,郑州东站候车大厅休息的人们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7月20日晚,郑州东站候车大厅休息的人们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在新乡东站,列车员告诉乘客:有几趟列车直接返程,没有继续开往郑州。虽然大晚点,但好在我们的车在晚上八点左右到达郑州东站。  

  出了车厢才发现,对面的列车挤满了人,那列车是驶离郑州的。出站大厅早已停电,电子大屏已经熄灭,只剩下应急照明灯亮着。

  出门就得泡水里,家是回不去了,我们决定暂时留在车站,因为这里肯定会有救援人员送水和食物。

  同行的女生有人情绪崩溃,所有人都从未经历过如此与世隔绝的境地。我爸在电话里一直提醒我要保持手机电量,不能失联。

  车站里的一个卫生间门前排起了大长队,排队不是因为上厕所,而是因为这个卫生间居然还有一个有电的插座。

  已经到深夜,车站里的水和食物已经紧缺,瓜子等零食也一物难求。

7月20日晚,郑州东站,部分滞留旅客睡在传送带上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7月20日晚,郑州东站,有的滞留旅客睡在传送带上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无数人就在郑州东站的大厅里和衣而睡,我们几个商量,轮流值班看管贵重物品,每次一人醒来,顶替上一个值班的人。

  21日早上六点,终于等到公司来接我们的消息,临近中午,我们终于辗转到达公司。暴雨的一夜过后,公司这里已经有水有电有食物,生活所需已经没有问题。

  “下班十几个小时后,我终于回到家”

  阳阳(化名),33岁,公司职员:

  在暴雨中下班,我本来是要到2号线刘庄站下车的,但车开到关虎屯就通知让下车。

  被迫下地铁,我和同事在地铁的椅子那坐着,和我们一起的还有一位刚从武汉回来的老太太,提着一个大行李箱,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,很担心。

来源:受访者供图。
7月20日,郑州地铁2号线关虎屯站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地铁停运,工作人员让我们出去。我和同事在国贸门口困到七点半,无奈趟水去了建业凯旋广场。路上水很深,一个女生在水里摔倒,但很快有人把她拉了起来。

  到凯旋广场后,我们终于找到一家饭馆吃了东西。已到深夜,朋友打听来的一个消息,离我们不远的一家公司允许被困的人进去休息。

  于是,在凌晨时分,我们终于有个落脚的地方,外面雨还在下。

  今天(21日)早上六点多,外面雨小了,积水也浅了一些,我决定回家,先是坐车,后又趟水,终于到家。

  被困的一夜,我看了其他人在地铁被困的视频,感觉像噩梦一样,让人绝望。

  我只希望灾难赶快过去,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到家。 

生活

  暴雨中,我看到一只猫被冲走”  

  太阳(化名),29岁,公务员:

  我在外地工作,20日刚好回到郑州,因为当时雨太大了,就没有选择进市里,而是住到了哥哥家,他家在郑州二七区往南一点的位置,由于地势偏高,所以没被淹到。  

  印象里这是1996年以后最严重的一次水灾了,到晚上的时候家里就只有2G网络,今天早上才有断断续续的4G信号。

7月20日,郑州暴雨致路面积水严重。 受访者供图
7月20日,郑州暴雨致路面积水严重。 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家里的水和煤气都断了,周围的超市、商场差不多都关门了,没有关门的商超也基本没有东西可卖。不过家里现在还有存粮以及十桶的纯净水,情况可能比其他家稍微好点。

  周边已经封路,市内交通处于瘫痪的状态,估计没法出行。据我了解,即使是城市周边受灾没有那么严重的地方,像工厂也已经断水断电,水没到了膝盖甚至大腿的位置。

  严重内涝下,动物的生命也受到威胁,昨天晚上看到有一只猫被冲走了,当时本想拍张照片,遗憾的是没有拍到。  

  “积水没过小腿,我弹起了吉他”

  八戒(化名),26岁,餐厅主厨:

  我的餐厅刚试营业半个月,昨天中午吃完饭,正准备讨论马上就到的七夕菜单。

  餐厅水已经没过小腿,下水道开始返涌。雨没完没了,让人有点绝望,我突然想起来肖邦的钢琴曲,就拿起吉他弹了理查德的《梦中的婚礼》(因为只会这个)。

受访者供图
7月20日,一名主厨在被淹的餐厅内弹起吉他。来源:受访者供图

  那会儿就特别想骂人……太无力了。

  雨没停下来的意思,我们只好搬所有木质类家居,当时屋里的积水将近40厘米,屋外有1米左右。

  餐厅之后还会正常运行,希望所有受到灾害的人们能早点渡过难关,餐厅事小,我们能做的就是不乱跑,不添乱,希望所有人都好。

  今早回来的路上手机有了信号,很多朋友发了慰问的信息,也有微博的朋友给我鼓励,也看了很多让人潸然泪下的场景,心里五味杂陈无法言说,但一切尘埃落定,生活还要继续,行路难,多歧路,今安在。

逆行

  “开往郑州的火车上,人们都在议论着暴雨”

  郎朗,26岁,记者:

  凌晨2点收到出发去郑州的采访任务;5点走出家门;7:21列车驶出北京西……

  已经是上午10点,可这趟开往郑州的列车自离开北京以来,一路上,天都是阴沉沉的。

  复兴号G71,是21日少数还可以开往郑州的列车。北京西站的电子屏上,显示不少列车都出现延误或者取消的信息,服务台前挤满了询问退票和列车运行情况的旅客。

7月21日,从北京开往郑州的复兴号G71次列车。中新网记者 郎朗 摄
7月21日,从北京开往郑州的复兴号G71次列车。中新社记者 徐朋朋 摄

  途径河北保定,“呀!河北也开始下雨啦?”一位操着河南口音的阿姨感叹道。这样一句平平无奇的话,却让车内多了好些叹气声。

  我身边坐着要去河南新乡的李先生,他一路上不停打听着前方降雨的消息,“说实话,有点焦虑”。

  开往郑州的列车上,异常安静,偶尔冒出来的手机声响,都是有关河南暴雨的新闻。

  列车上的河南人开始聊起家乡的雨。“我离开家的时候,我们那儿就在下雨,暴雨”,“漯河附近也还行,不像郑州”,“从小到大没见过这么大雨”……

开往郑州的高铁。受访者供图。
7月21日,从北京开往郑州的复兴号G71次列车。中新网记者 郎朗 摄

  列车进入河南,天空越发阴沉,水汽太大,窗外近在咫尺的农田早已看不清。车窗上的水滴渐渐变成粗如小指的水柱,而外面的农田也都泡进了黄泥水里。

  晚点了近50分钟,中途停了两次,这趟逆行的火车终于抵达郑州。

  虽然开了一些灯,但郑州东站的站台依然黑漆漆的,看不清人脸。

  我将开始在郑州的采访。

  愿所有人平安。(完)

  整理:阚枫 任思雨 袁秀月 张旭 上官云 谢艺观 郎朗 

【编辑:苏亦瑜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