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岁院士陆元九:让青年擎起航天事业的旗帜

    6月29日,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“七一勋章”颁授仪式上,101岁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科技委顾问陆元九院士,是29位“七一勋章”获得者中年纪最长者。

    他曾首次提出“回收卫星”概念,创造性运用自动控制观点和方法对陀螺及惯性导航原理进行论述,为“两弹一星”工程及航天重大工程建设作出卓越贡献;他是我国著名的惯性导航及空间飞行器控制专家、自动化科学技术开拓者之一;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。他还有一个倍加珍视的身份:中国共产党党员。

    这位百岁老人的一生都堪称传奇:生于旧中国风雨如磐的岁月,在战乱中辗转求学,远渡重洋出国深造,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获得了世界上第一个惯性导航博士学位,后来冲破阻力回到祖国怀抱,在年近花甲重返科研一线……

    陆元九最惦记的是更年轻一代的科技工作者。他说:“我们这一代人在炮火中求学,在荆棘里拓荒,把毕生最宝贵的年华奉献给了国家和民族,希望新一代的央企科技工作者,把创新当作一场没有终点的长跑。”

    “陆院士注重人才培养,在航天专家里出了名。”“让年轻人‘进步快一点’,一代接一代擎起航天事业的旗帜,是陆元九的夙愿。”身边的人评价陆元九。

    1984年,陆元九担任了原航天工业部总工程师、科技委常委的职务。在他过问下,航天系统自己培养高学历人才已成风尚,航天人才断层问题逐步得到解决。 2005年,他又发表了文章《航天人才科学作风培养》,受到航天科技集团领导高度关注,随即部署落实。

    对于年轻人的重视,和陆元九自身的求学和成长经历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20世纪80年代,那些在出国潮中到麻省理工学院留学的年轻人得知,曾有一位中国人在这里获得了世界上第一个惯性导航博士学位,他让美国同行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陆元九。

    1937年,陆元九刚刚报考大学,就传出北平发生“七七事变”的消息。8月,他赴上海参加完考试,很快又发生“八一三”事变,日军的飞机将上海轰炸为一片断壁残垣。此时,从南京迁往重庆的中央大学向陆元九发来了开学通知书。

    在炮火中,陆元九溯江而上,经由武汉、宜昌到达大后方重庆。作为中央大学航空工程系招收的首批本科生,陆元九和他的同学成为中国本土第一批系统学习航空技术的大学生。

    20世纪40年代中期,公费出国留学考试将举行的消息传来,陆元九白天工作、晚上努力学习,最终考取了赴美第一批公费留学生。

    当时,太平洋航线水雷密布,他只有选择印度洋和大西洋航线,从重庆飞到昆明,再从昆明飞到印度加尔各答候船,等船就等了两个月。环绕半个地球的航行自然少不了磨难,但与陆元九执着理想的胸怀相比,这些只是人生路上的小插曲。

    陆元九被分配进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。他看到在专业名录中有一个仪器学专业——所谓仪器学专业,学习的其实就是惯性导航。这个专业需要学习新课程,完成论文前还要进行合格考试,它的难度使得报名者寥寥。

    “既然到了美国,就要学习一些新东西。”喜欢尝试挑战的陆元九选择了仪器学,成为著名自动控制专家C·S·德雷伯教授的首位博士生,在这位世界惯性导航技术之父的引领下,他走进了前沿技术的前沿。

    在两年内,他一直是这门学科唯一的博士生,导师对这位来自中国的学生十分喜爱。从1945年到1949年间,陆元九埋头学习,并担任助教,开展了大量工作,取得丰硕成果。

    1949年,大洋彼岸的陆元九迎来了两桩喜事:一是获得博士学位,二是与留美硕士、安徽同乡王焕葆喜结良缘。获得博士学位后,29岁的他被麻省理工学院聘为副研究员、研究工程师,在导师的科研小组中继续从事研究工作。

    这时,新中国百废待兴。陆元九知道,到了为国家贡献本领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但一道道难关横在陆元九和新中国之间:第一,中美没有外交关系,不能办理回国手续;第二,他从事的研究属于重要机密,美国当局强迫他办绿卡永久居留,放他回国更是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1950年,他退出了科研小组,转到一个研究原子弹爆炸破坏效应的实验室,密级降低了。1954年,为了彻底扫清回国的障碍,陆元九离开实验室,到福特汽车公司研究所进行民用科技研究。此间,陆元九参加了多项先进科技项目的探索,其中包括世界上第一辆气垫车。

    事业的成功,并不能减弱陆元九的思乡情怀。机会终于来了,中美达成了协议,用战争中的美国俘虏换取中国留学人员回国。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借此机会于1955年10月返回祖国。

    当押解他们的警察离去,陆元九站在深圳河边祖国的土地上,回望短短几十米的罗湖桥,不禁百感交集:回国的路看似平常,可他竟走了11年!回想在国外没有身份、受人欺侮的经历,他无比畅快,真想大喊一声:“祖国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回国后,陆元九与新中国第一批科技工作者,共同开创了我国的自动化领域,为“两弹一星”工程的实施,打下了坚实的专业技术基础。他还为以载人航天、月球探测为代表的国家重大科技工程的规划和论证作出重要贡献。

    陆元九个性直,他经常受邀参加各类评审会、研究生论文答辩等会议,一听到陆元九要参加,大家都格外紧张。

    陆元九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任教时的一名学生后来进入航天系统,与他共事,为了技术问题,陆元九有时与学生争得面红耳赤,但师生俩并没有丝毫不愉快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陆元九“个性倔,本质特征就是‘要求严’”。这种严格来自对航天产品的负责,“上天产品,99分不及格,相当于零分。100分才及格,及格了还要评好坏。”

    陆元九的一生推动了我国惯性导航事业的跨域发展,也培养了一大批领军人才。

    十一年前,在他90岁大寿之际,他的“大龄”学生们发来祝福,其中写道:“尽管我们现在都已年过古稀,但我们多想再在教室里听您讲述各种‘原理’。”

    陆元九一生简朴,他把自己的积蓄毅然捐了出来,资助科学研究,这些钱寄寓着这位老院士对年轻一代的殷切期望。在他看来,青年始终是未来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邱晨辉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21年07月12日 03 版